嘉泽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嘉泽门户网站 > 时事 > 胖奶奶和孙子做爱 故事:借出百两纹银,讨要时只拿回一半,他却撕了借据,收获福报

胖奶奶和孙子做爱 故事:借出百两纹银,讨要时只拿回一半,他却撕了借据,收获福报

胖奶奶和孙子做爱,顺治年间,靠近济南府边上有个刘家庄。由于靠近大城,刘家庄很富裕,村里人基本都能吃上饭。话说村中有一对好朋友,他们是从小的玩伴,直到二十岁时,仍然形影不离。

这两个人一个叫钱升,一个叫刘寂。钱升家境殷实,刘寂家底却差很多,成年后,刘寂计划出门做生意。

临走的时候,刘寂在村里筹了一笔钱,其中向钱升借了一百两纹银,写下借据。他笑着告诉钱升,最多五年,他就会回来。他有信心,到时候最少还他二百两。

对刘寂的未来,钱升非常有信心。因为刘寂虽然家境贫寒,但脑瓜非常灵光,他肯定会做出一番事业。

一晃八年过去了,刘寂却没有回来。

这八年光景,世事沧桑,钱升家道衰微,日子也很艰难了。正在此时,听说刘寂回家祭祖。

钱升有些生气,八年无音信情有可原,回来不和自己见面实在说不过去,难道不想归还那一百两纹银?

这件事情不怪钱升多心,因为那个年月,一百两纹银足可以让普通家庭滋润地生活好几年。现在钱升家里举步维艰,生活非常困苦。如果有了这一百两纹银,他家也许立刻就能时来运转。

钱升想了很久,决定兜里装着那一百两纹银的借据去拜访刘寂。接待他的是一个女人,一个非常温润漂亮的女子,自称是刘寂媳妇。

钱升更加生气,“刘寂呢?我要见他!”

刘寂媳妇神色暗淡,开门见山地问道,“刘寂身体有疾,不便出头。请问兄长,刘寂一共欠你多少银两?”

钱升脸一红,却不由自主地回答道,“一百两。”

刘寂媳妇轻轻哦了一声,“我现在手里只有五十两银子,你先拿着,等明年,我一定会回来,还剩下的钱。”说着,她从身边取出五十两纹银,恭恭敬敬放在钱升面前。

钱升控制住将银子抱入怀中的欲望,他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多钱了,“弟媳有所不知,我和刘寂是莫逆之交。他不方便出来,我可以进去找他。八年没有见到他了,我想和他说几句话。”

刘寂媳妇咬了咬嘴唇,“刘寂,得了怪病,谁都不能见。”

钱升真生气了,堂堂一个男子汉,就因为不想还钱,居然把女人推到前边。看来,以前看错他了。想到此,他一把收起银子,“好吧,既然他不见,那我就告辞了。”

刘寂媳妇起身送他,钱升摆摆手,“不必送了,刘寂不来,送与不送,实在没有差别。”他刚要转身出门,眼角瞥见刘寂媳妇袖口处有一缕白色,是那种戴孝的颜色。

钱升一怔,两眼直盯盯瞪着弟媳,“刘寂,他究竟怎么了?我们两个从小长大,请务必以实相告。”

迎着钱升坚定的目光,刘寂媳妇再也控制不住,哇的一声哭出来,“刘寂,三个月前,已经西去了。”

原来,刘寂在外面闯荡五年,手里的确有了很多积蓄。他娶了妻子,准备衣锦还乡。可刚要回来,碰到一个难得的商机,如果这笔生意做成,他将腰缠万贯。据刘寂估算,生意成功可能性有九成,于是他没有回家,安心做起生意。结果命中无财,这笔生意最后没有做成,还赔了很多本钱;更要命的是,屋漏偏逢连夜雨,连急带气,刘寂竟然病倒了,这一病,就是三年,最终也没有治好,三个月前,他就病逝了。

诀别前,刘寂说欠家乡朋友很多钱,但他不想写出欠钱细账。因为此刻,刘寂也没有多少钱了,他想把钱留给媳妇。咽气前,刘寂说了一句,“我不下地狱,谁下地狱?”

媳妇知道他的良苦用心,宁可自己背负欠钱的罪名,哪怕下地狱被折磨,也不想让媳妇日子难过。她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,办完丈夫的白事,就变卖家产回到家乡,虽然不知道刘寂究竟欠了家乡多少钱,但聪明的她知道,只要刘寂回来,一定会有人找他要钱的。

几天来,陆陆续续来了几个人,只要对方报上数目,刘寂媳妇就拿出相应的银两。只是她手里的钱实在不多了,加上钱升说的这个大数目,她实在还不起,因此才还了一半。

听完刘寂媳妇的哭诉,钱升早就泪如雨下。他朝天空拜了三拜,然后将这五十两银子放在桌子上,“弟媳,刘寂不欠我的。走的时候我们说好,他赚了钱就给我几倍的回报,我这钱是入股,既然他赔了,那我的钱也赔了。”说完不等刘寂媳妇回答,就扬长而去。

回来的路上,他拿出借据,用火烧了,借以祭奠好友。说来奇怪,从此之后,钱升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出奇顺利,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,几年功夫,他家就变成远近闻名的富户了。

大发bet手机网页版

热门资讯
猜你喜欢